月伊

懒,但坚持爱拢龙。
拢龙的观众→巍巍毒唯→巍生素毒唯→zyl48是墙头

【罗勤耕×迟瑞】【ABO】命运(11)

第一次3k+很高兴

但是……少爷我对不起你,ooc了,真的太ooc了。

——————————————————

  迟瑞看着自己奶奶离去的身影。他恍惚间看到那年奶奶离去的背影。只是这次的背影,背早已不再挺直,轮廓也不再锋利,气势也不再……

  罗勤耕正在起身的声响将迟瑞硬生生从回忆中扯了回来。

  “你做什么?”迟瑞一时有些生气地质问。

  “当然是起身好拉阿瑞一把了,不然阿瑞的身体——”罗勤耕的嘴角勾起,“能够自己起得来?”

  迟瑞顿时有些窘迫。想来当时他跪下的时候,身体本能地因为疼痛而紧绷的情况被他看在眼里了。

  迟瑞的心里有些复杂,罗勤耕他——那么关心自己的吗?心,仿佛在寒冬中被热水袋暖了一下的感觉。

  “……你,你,你慢点起,不然会缺氧头晕。”迟瑞有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地底气不足,声音弱了些。

  罗勤耕的嘴角漾开了笑意,“好,听阿瑞的。”

  罗勤耕起身后,正要扶迟瑞起来时,迟瑞突然出声道:“不要再唤我‘阿瑞’了。”

  罗勤耕听后,身子一僵,笑意也定格了。但也仅是一瞬间,罗勤耕就恢复了正常,扶起迟瑞的同时说道:“好。”

  迟瑞没有对着罗勤耕的眼睛,就没有看到罗勤耕眼中的落寞和不甘。

  迟瑞起身后,转身就吩咐大蓉:“大蓉,你去准备点热水、毛巾、茶水。”

  “好,少爷!我这就去!”大蓉发现少爷和少夫人之间微妙的气氛,决心离得远远的,免遭池鱼之殃。这一听到她可以光明正大地“跑路”,一下子就不见了她的身影。

  迟瑞转身回来,视线恰好被罗勤耕的眼睛捕获。迟瑞就觉得罗勤耕的眼睛里仿佛有大片沼泽,让人挣扎挣脱不得。

  迟瑞默默地移开视线,扶着罗勤耕往自己的院落走去。

  

  

  

  一路上,两个人都不曾说话。

  一空气如同糖浆一般粘稠。每当迟瑞想要呼吸的时候,“糖浆”就使劲往他的鼻里灌。他张开嘴想要呼吸,却呛了一大口“糖浆”,最后什么也说不出来,偏偏还尝不出甜味,真真是得不偿失。

  好不容易迟瑞张开了嘴,想要发个音,打破这种僵局,却又怕突兀,把气氛弄得更尴尬,只得又闭上了嘴。

  几经挣扎之后,迟瑞终于鼓起勇气想要通过闲散聊天达到搅乱这黏糊糊的空气的目的,却发现自己好像连怎么挑起话题都不知道,索性闭了嘴。

  迟瑞看向罗勤耕,但罗勤耕偏生像是铁了心一般,垂下眼眸,那长长的睫毛更像是帘子,将迟瑞的视线拒之门外。

  迟瑞莫名地生了闷气:干脆就这样吧,不管了。

  

  两个人还当真是“看似和平其实冷战意味十足”地走到了院落里。

  大蓉早就备着东西、硬着头皮在院子里等着了。

  大蓉看见这两人的矛盾还是没有解决,不由得在内心大喊道:吾命,休矣!

  “少爷,东西我已经备好了,那我……”

  迟瑞点点头,不作他言。

  大蓉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唯恐被少爷和少夫人之间的矛盾误伤,找了个角落,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虽然没有多少用就是了。

  迟瑞给毛巾沾了热水,就要拉起罗勤耕的衣摆。

  罗勤耕却抓住自己的衣摆,不让迟瑞进一步作为。

  迟瑞偏还来了股气,就一定要拉开。

  罗勤耕仍然坚持不要。

  迟瑞加大力度去拉。

  罗勤耕也更加用力地阻止迟瑞。

  ……

  双方就这么你来我往,然后……然后就听到了衣帛撕裂的声音。

  迟瑞和罗勤耕都怔住了,面面相觑。

  大蓉先是被吓到,然后是惊呆了,最后表示自己想哭。

  

  

  过了一段时间以后。

  大蓉试探地问道:“那个少爷,我去给少夫人再备一套衣……”

  “去吧。”是罗勤耕。

  “不许去!”是迟瑞。

  大蓉委屈,表示自己真的很心累:你们两个闹矛盾能不能不要殃及我?一个让走,一个不让,唉……

  “迟督军莫不是想要我穿着这身衣袍在府中行走?”

  “你好歹也是洪家二当家,不至于只有这一套衣服吧?”

  “我就算有多套衣袍,也不在此处。迟督军总要让我换套衣袍,不是么?”

  “换什么衣袍,先用热敷一下你的膝盖再说,膝盖不要了?”

  “不可。先换衣服,君子当正衣冠。”

  “君什么子!昨天晚上……”

  迟瑞瞬间想到了什么,闭了嘴,红了脸。

  大蓉:好像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我还能见得到明天早上的太阳吗?

  罗勤耕看见努力缩在角落里的大蓉,轻叹了口气,对大蓉道:“有劳。”

  大蓉立马拼命地点头,感激地看了眼少夫人,几乎是逃似的退下了。

  房间里又只剩下罗勤耕和迟瑞了。

  迟瑞仿佛都看到一排排的小乌鸦飞了一遍又一遍,还来来回回地飞,却也仍然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过了好一会儿,罗勤耕才说道:“迟督军莫不是还等着罗某送客?”

  “客?这里是我的府邸!我的房间!”

  “倒是罗某的疏忽,罗某告辞。”

  “你刚才不是说什么‘君子正衣冠’?况且,你是这里的少夫人,告什么辞?”

  罗勤耕默然。

  迟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胡乱把热毛巾就往罗勤耕的膝盖上弄。

  “迟督军。”

  “?”

  “热敷应当是贴肤效果更佳吧?”

  “……”

  

  

  又过了好久,久到迟瑞以为他们今天只能是不欢而散的时候,罗勤耕开口了。

  “‘阿瑞’这个称呼,我就一定不能唤么?因为我像迟老太太口中那样——不配?”罗勤耕眼里,是深不见底的痛苦。

  迟瑞这才明白症结在哪里。

  “不,不是。”迟瑞的眼睛暗淡了下来,“只是那个称呼……很早以前便有一个很重要的人那么唤过我,真的是一个很重要的人,所以我……”

  “那我唤你什么?‘瑞瑞’?”罗勤耕有些轻佻的话打断了迟瑞。

  迟瑞猛然抬起头,就发现自己的视线被罗勤耕的眼睛温柔地包裹着、温暖着。

  罗勤耕眼中又被温和的笑意覆满。迟瑞简直怀疑他刚才看到罗勤耕眼中深沉的痛苦是不是他自己的错觉。

  但一想到那个肉麻到极点的称呼……

  “不要!”迟瑞严词拒绝。

  “‘迟瑞’?”

  迟瑞想了想,发现这么唤罗勤耕就离被赶出去不远了。

  “不行!”迟瑞又一次拒绝。

  “那你让我唤什么?”罗勤耕干脆一副“我不想了”的样子。

  迟瑞想了想,好像也确实没有什么别的不那么别扭的唤法了……

  迟瑞表示:自己好恨!自己的名为什么不像罗勤耕一样有两个字?!

  “阿……阿瑞……便‘阿瑞’吧。”迟瑞最终作出了妥协,“但是,我有条件。”

  罗勤耕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咳咳……首先,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我们不会同床。那种事情……不必想了。”

  “……”

  “其次,这个责任得由你背。是你的原因导致我们分房的。”

  “……”

  “最后,最后,最后我还没想好,就先这样吧。”

  “阿瑞,我们已经有夫妻之实了,你又何必……”

  迟瑞眼神坚定,明显就是要抱着自己最后的防线不撒手。

  “就依阿瑞。”罗勤耕面对迟瑞只能不停地妥协,“至于理由,可以说是我因为被罚跪而心生芥蒂,如何?”

  迟瑞想了想,觉得还不错,就点了点头。

  罗勤耕认真地看着迟瑞,“可阿瑞,这些总得有个期限”罗勤耕眼中弥漫着迟瑞看不出的悲伤,“我等不了你一辈子的。”

  “或许就是一辈子呢?又或许只是几天呢?说不好。毕竟,来日方长呢,勤耕。”

  “来日方长么……”“嗯。”

  “是,好。阿瑞说什么都对。”罗勤耕无奈地笑了。

  迟瑞看罗勤耕都已经妥协到这个地步了,心中不安,便替罗勤耕把热毛巾贴着肌肤地敷上,又用茶水润了润罗勤耕的唇,给罗勤耕的膝盖和退做了按摩,最后让罗勤耕的脚泡着热水。

  “好了。”迟瑞看着自己的“成就”有些高兴。

  “嗯。”罗勤耕看着这些他以前只能自己做完的事情都由迟瑞做了以后,有些哽咽,只能轻声说了声”谢谢。”

  迟瑞想着该做的都做完了,就要走了,罗勤耕突然出声唤道:“阿瑞。”

  迟瑞回过头来看着罗勤耕。

  罗勤耕却只是又说了声“谢谢”。迟瑞笑了笑,没说什么,就转身要出房门了。

  快出房间的时候,迟瑞忽然回头,道:“不是‘迟老太太’,是‘奶奶’。”

  罗勤耕展开了笑颜,那笑似昙花一现般美而惊艳,眼睛弯得好看极了,“是。是‘奶奶’。”

  迟瑞这才点点头,满意地离开了。

  

  

  

  可迟瑞没有看见,在他离开的时候,罗勤耕的嘴唇翕动着,想要说些什么,只是终究没有说出口。

  罗勤耕在迟瑞离开后,拿出了迟老太太交给他的吊坠。

  “‘来日方长’么……”罗勤耕看着那个吊坠,垂下了眼帘,自嘲地笑着。

  “可我的命,就要追上我了。”

  

————————————————

我居然在微博让被人质疑粉籍了!!!

我寻思我除了发了点有关动漫的没有发别的啊……

开始自闭。

  

【赢稷×朱厚照】我师尊和大师兄在一起了怎么办(1)

    √ 双皇

      √罗浮生视角

      √新坑

      √重度ooc警告


  今天是罗浮生行拜师礼的日子。


  更确切地说,是居岭阁新入门的弟子行拜师礼的日子。


  但是,受害者罗浮生表示自己很后悔。就是,就是非常后悔,悔不当初的那种。


  他当初到底是怎么被那个自称是公子景的仙气飘飘(划掉)、出尘飘逸(划掉)、看起来比较正经的家伙给忽悠进了这个叫做“居岭阁”的见了鬼了的地方的?!


  先不说他入阁的时候,被那个明明长这一张稚童脸却硬要垮着脸的童子骗着,然后爬完了阁前的那些抬头努力往云霄深处看都看不到尽头的台阶,以至于他现在的膝盖仍旧疼痛难忍,只能坐着轮椅去参加拜师礼。


  也不谈他入阁后被告知,那个因为吃了很多饼而把自己的嘴撑得鼓鼓的、仍然眼巴巴地在等着被投食的、活像一条金鱼的家伙居然是他们的大师兄!而且据说那位大师兄以前是先秦时期的一位王·····罗浮生之前一直以为“王”,应该都是像戏剧里的西楚霸王项羽那样的——这个嘴鼓得像金鱼一样的家伙,恕罗浮生实在是没有办法把他和“王”联系起来。而那个家伙居然是大师兄的事实,令罗浮生更加怀疑人生。,


  更不论拜师时坐在高椅上的他们的师尊直接一只腿就直接踩在椅子上,身体则靠向另一侧,用手臂做了个简单的支撑,看起来恣意得紧,毫无规矩礼法可言。旁边一个买卖消息的同门自称开心的家伙,悄悄向罗浮生透露了他们的师尊原本是明朝皇帝的消息,并十分开心地收了罗浮生的五十两银。


  对此,罗浮生只想说——我是来修道的!说好的修道门派呢?!说好的仙风道骨呢?!不是说“居岭阁”是由唐朝名相张九龄创建的吗?!他的“举止优雅”、“风度不凡”都被你们学哪里去了?!


  还有那位叫开心的同门你都修道了还整天盘算着怎么赚钱?况且收那么贵不觉得良心不安吗?!


  


  罗浮生感受到了命运的恶意与嘲弄,倍感修道生涯无望。


  


  


  


  行完拜师礼,罗浮生正准备捧着自己的被现实伤得破碎的玻璃心回房的时候,却被名义上的师尊给叫住了。


  罗浮生有些尴尬。因为他刚刚好像吐槽过他名义上的师尊不靠谱。关键是他把心里的吐槽给说出来了!


  罗浮生表示:现在死者情绪—— 一点也不稳定好吗?!


  但奇怪的是,他师尊没生气,那位看起来如稚童一般呃······清纯的大师兄倒是十分愤怒,眼里像是有涌动的岩浆一般灼人。罗浮生甚至有一种感觉,如果不是他那师尊挡着,想必现在他已经被岩浆吞没殆尽了。


  “你就是公子景介绍来的门生?”他的师尊随意问道,看起来甚至有些漫不经心。


  罗浮生表示自己可以不承认吗?自己可以没有遇到公子景那个家伙吗?!


  “我找你没什么事,是你大师兄有话要说。”说罢,他那师尊就转身要走。


  他那师尊看起来很不满意这衣袍的长,觉得有碍他走路似的,有些烦躁地提着衣摆。这时候,那大师兄立刻收了他那要吃人的眼神,自然而然地为师尊轻轻拉起衣摆,那珍重的态度让罗浮生觉得那大师兄更像是捧着什么绝世珠宝。一步一步地跟着,直到师尊找到个好乘凉的地方才停下。


  罗浮生必须说一句公道话,那大师兄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师尊、长长的睫毛像蝴蝶一样上下翻飞的样子简直就像是——是——是一条正在摇着尾巴求摸头的小奶狗······


  真是没眼看。


  然后,罗浮生就真的看到师尊有些宠溺地,没错,宠溺地摸了摸大师兄的头······


  你们两个差不多高诶!不觉得这样很违和吗?!师父你的手不别扭吗?!不累吗?!


  罗浮生找不到词来形容他现在有无数草泥马在心中奔驰而过的感觉。


  


  


  等到大师兄转过来的时候,罗浮生就瞬间体会到了从春天坠入寒冬的感觉······那酸爽,罗浮生表示自己不想再体会一次。


  大师兄一步一步地走向罗浮生。他每走一步,罗浮生就觉得世界暗淡了一片——


  有人能来救救本可爱吗?


  好吧,没有。


  罗浮生头皮发麻,硬生生地挨着大师兄的怒气。


  “……”偏偏大师兄还不说话。罗浮生的小心脏真的表示自己接受无能,谢谢。


  “大师……”“你当知每个人皆有道号,是吗?”


  罗浮生连忙点头。现在大师兄就是老大,天大地大也没有他大!


  “道号是修道之人皆有的称号,无论坤乾①。”大师兄冷冷地瞥了眼罗浮生,“平日吾辈皆以道号相称。”


  罗浮生听那位开心同门说过,名字于修道之人非常重要。名字可以被用来作“死咒”,咒中者必死,所以才需要道号代替名字来互相称呼。②


  “至于其中缘由,想必你早已清楚。只是我须得提点你一句——”


  罗浮生看着极其可怕的大师兄,心里不禁想到:不愧曾经是君王,说话那么拗口,终于有了点他心中修道门派该有的样子……诶,不对啊,师父不也是君王怎么没见他说话那么……


  没待罗浮生想完,大师兄那稚嫩的脸庞却兀地在罗浮生的视野里放大了五六倍,罗浮生能够清楚地感知到大师兄散发的危险气息。


  “纵使你由公子景举荐,然道号须由你自己而定。”大师兄的神情忽然变得有些微妙,“只有吾之道号可为师父所赐。”


  罗浮生心想:你这不是要逼死我个取名废吗?!……好吧,你有点危险,我还是忍痛割爱,放弃这种优待的机会吧。


  罗浮生点了点头。


  大师兄这才收起他的威压,再次化身一只小奶狗小心翼翼地跟着师父离开了。


  对比,罗浮生泪眼问苍天——我到底是为什么要被公子景坑到这里来的?!就为了来吃狗粮吗摔!!!


——————————————


①:道教出家人男性称作“乾道”,女性称作“坤道”。

②:实际上并不存在这样的事,这个设定是我编的。


【罗勤耕×迟瑞】【ABO】命运(10)

  迟瑞火急火燎地赶到庭院的时候,就看到罗勤耕笔直地跪在庭院里。

  罗勤耕的脸上披了一层阳光织成的金纱。迟瑞在长廊里看着,倒显得罗勤耕的面容越发朦胧,隐隐约约地藏在薄纱之下,看得令人心动不已。

  可他的身子那么直,如竹子一般高傲地指向天空,让人不由得想到——“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迟瑞被脑子里突然出现的这句话惊到了。他惶惶地看着坐在走廊里乘荫的奶奶。

  迟老太太的面容隐在屋檐挡住阳光造就的阴凉之下,有些看不清她的神情。但迟瑞想,应当好不到哪里去。

  迟瑞忍着身上的酸痛,步入庭院之中。

  迟瑞的走路的声响也并没有使得罗勤耕有一丝一毫别的动作。

  真是笨。迟瑞想着。自己都故意发出那么大声响来了,你动一动,放松一下自己不是就很理所当然了吗?

  显然,迟瑞的小心思被迟老太太知道了。她悠悠地用食指一下又一下敲打着她坐着的椅子的把手,警告着迟瑞。

  迟瑞只好作罢,只得开口问道:“奶奶这是做什么?”

  “教教他规矩。”迟老太太端起茶杯,轻呷了一口。

  “勤耕他没有做错什么,他只是……”

  “他有没有做错,我心里清楚。”迟老太太放下茶杯,“你去好好休息吧。”

  “奶奶,我们不是要和洪家联姻吗?勤耕再怎么说也是洪家的二当家,您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洪家?”迟老太太轻蔑一笑,“洪家说白了就是黑道上的一个帮派家族而已。虽然是最大的,可在这权力的分配里……呵,或许在别人眼里,勉力能算一个入流的家族,却还入不了我迟家的眼。”

  “可当初是奶奶您执意促成这场婚姻的。”

  迟老太太身体一僵。

  过了一会儿,迟老太太才缓缓开口:“迟瑞,回房去休息”

  “奶奶。”

  “迟瑞。”迟老太太加重了语气,“是我平时太惯着你了吗?”

  这话一说完,庭院中就突然静了下来,甚至还能隐隐地听到迟府外街道车马往来、络绎不绝的声音。

  迟瑞看了看自己仿佛永远高高在上的奶奶,又看了看罗勤耕开始干裂的唇,随后收回视线,直直地跪了下来。而迟瑞跪下来的举动惊动了迟老太太。

  “你这是做什么?”迟老太太见到迟瑞的这番举动,话语中不自觉地染上了怒气。

  “共患难,仅此而已。”迟瑞平静地说道。

  “迟瑞!”迟老太太拍着椅子、气得站了起来。

  迟瑞不回答迟老太太了,只是坚定地看着迟老太太。

  迟老太太被这个眼神看得心中一跳——她想起来了迟瑞分化的那一年。

  那时,夕阳染红了天空,染红了大地,染红了迟府,更染红了迟瑞的眼睛。迟瑞也是这般跪着,跪在庭院里,在他背后的是一个个永远也不能再喘气的迟家的各路亲戚。他那时也是这样的眼神,只不过,当年是夕阳时,如今却只是正午。

  他的眼,没有被那如血的夕阳染红,却一如当年那般冷,带血的冷。

  迟老太太从回忆中收回心神,暗道自己真是老了,叹了口气,挥挥手道:“随你吧。我已经警告过你了。”

  说完,就在身旁仆人的搀扶下,离开了。

   


被搬文的人嫌弃了怎么办?

???现在盗文还能那么嚣张的吗?!


竹兮:

一字不漏的複製貼上啊

牛逼!




奶糖:



占tag致歉,这波操作我真的是看不懂了。




众所周知,八月是个吃瓜月。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会吃到自己的瓜。还挺大。




事情是这样的。




今天下午,一位读者私信问我有没有开小号,因为她看到tag里有两篇文和我发过的文一模一样。








这位读者在发现时就第一时间私聊了那位朋友。




神奇操作来了,她在被问到之后,居然坦坦荡荡地承认她是我的小号???而且在说了几句后直接把我的读者拉黑了。








然后就是这两篇文,除了排版比我整齐一点,第一篇的题目有所改动,其他的完全重合。









如第二张图所见,在我的又一位读者发现并给她评论后,她删掉了这位读者的评论(以下大图)。





   





    




我对于对方照搬我的文并且对外宣扬是我小号的事情非常气愤,于是告诉了几个姐妹,在姐妹们的多方私聊情况下,这位个小妹妹仍然没有删文,并且态度极其嚣张,在说不下去后将姐妹挨个拉黑。




   







然后,更加神奇的操作来了!




她来私聊我了!







在我没有对她发表任何言论时,她说并不怕我们,而且还以她工作是专栏作家的姐姐(真假有待考证)说事,顺便还嫌弃我粉丝数少???




至此,这位小妹妹并没有丝毫道歉的意思,仍旧理不直气也壮,一切质问都以拉黑和删评来回答,在我敲下这段话时也并没有删文。




真的可以说是人间迷惑行为大赏了。




请这位小妹妹 @栗子 删文并且道歉,如果你不愿意当众说的话私信我也可以,总之,请你给我一个说法。




现在版权意识这么薄弱吗?这波操作令我直呼看不懂。


【罗勤耕×迟瑞】【ABO】命运(9)

鸽子终于不咕了!!!

我也在ooc的路上越走越远(开始自闭)

—————————————

    阳光透过树叶,零零星星的,映在这壁上,煞是好看。这些阳光或许是调皮惯了,想要进屋子里来玩耍,奈何被罗勤耕关着的窗子挡住了脚步,只得在窗台上眼巴巴地望着,盼望着有谁能把这窗子打开,让它们进去后能痛痛快快地玩耍一番。

    迟瑞就在这阳光的期待中,缓缓睁开了眼。

     但迟瑞并未急于起身,反倒是皱起了眉头。

    昨天晚上的荒唐在他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上演,绞得他脑袋都快炸了。他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想要把昨天自己的疯狂与可笑赶出脑内,只可惜好像适得其反。

    只得任由这段不堪的回忆在他脑海中不断且放肆地上映。

    忽然,迟瑞发现了不对劲。

    昨天晚上,罗勤耕的行为很奇怪——

    为什么罗勤耕执着于让自己唤他“允卿”呢?这个名字是罗勤耕的曾经的名字吗?又或是,这个名字对他又有什么特殊意义?

    又或者,可能……

   算了,不想了。

    迟瑞发现,自己最近脑子里居然全是罗勤耕这个名字、这个人、这个人有关的事。

    怎么像个恋爱脑一样?

    迟瑞不由得一怔,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迟瑞赶紧晃了晃脑,把这种想法从自己的脑子里赶出去。

    赶得差不多了,就想要起身——可一起身,却被全身尤其是那里的痛给硬生生扯回到床铺上。

    是谁说自己要做君子的?君子是这么个做法?

    迟瑞躺在床铺上,漫无边际地想着。

    刚刚赶出去的思绪偏偏又一个劲地往他脑子里来了,也许是因为刚才被赶而愤怒,现正一个劲地在迟瑞脑子里横冲直撞,各种思绪碰撞不停。

    迟瑞闭了眼,认命地任由这些家伙在他的脑海里上演一出出真实的“剪不断,理还乱”的好戏。

    他就在他那无边际的思绪中沉沦,起起伏伏,漂泊不定。

    突然,他好像抓到了什么似的,睁开了眼。

    是“阿瑞”。

    准确的说,是“阿瑞”这个称呼。

    记忆中,只有那一个人会这么称呼自己。

    他记得每次他见那个人称呼他为“阿瑞”的时候,总是带着笑的。笑得灿烂,灿烂到太阳也失了它本应有的光辉,只能乖乖地镶嵌在那个人笑着的嘴角上,镀得那个人更加的夺目、耀眼。

    自己有多久没有梦到那个人了?又或者说,那个人多久没有入自己的梦来了?明明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就只有看似虚无缥缈的梦了。

    说不定自己还要感谢罗勤耕,让自己在梦里又看到了那个人。

    迟瑞不由得嗤笑一声,放松了自己,由着回忆将他吞没。

   

   

   

   

    或许是上苍仁慈只是个笑话,它这点回忆都不肯给他。他的回忆很快被人打断了。

    一个有些——壮实的身影遮住了,哦不不不,只是个“荤烧饼”遮住了那么一点点,真的就一点点的光。

    而迟瑞只是因为天生敏感才立刻察觉到了大蓉的到来,嗯。

    “少爷!”

    迟瑞的视线还停留在床的上方,不过即便他看着大蓉的脸,恐怕也很难通过漏进来的光看清大蓉脸上愤怒的神色——但他听得出大蓉现在即将到达顶点、想要爆发的愤怒,只好歇了自己想要告诫大蓉不要随意闯他房间的想法。

    “怎么了,大蓉?谁惹你了?”迟瑞有些好笑地问着。

    “是少爷你!”

    “我?”

    “少夫人他……”

    “勤耕?你怎么说得我越发糊涂了?”迟瑞仍然笑着,心下却疑惑得紧。

    “不,不是,不是少夫人,是,是,是……”大蓉有些急,甚至都说不清话了。

    迟瑞只好收了笑,缓缓劝道:“大蓉,你不要急。你一急,我就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了。”

    大蓉喘了几口气,才又说到:“少爷,少爷你,你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躺着!少夫人,少夫人被,少夫人被老夫人罚跪了!”

    迟瑞猛地起身,全然不顾自己身上各处之前能把他扯回床上的酸疼,大声道:“什么?!”

   

    ————————————

      我没有对剧里演大蓉的演员老师不敬的意思。
      只是在我这里,做了一定的戏剧化的处理,如果有不妥,一定删。

   

  

某只鸽子的自述

做了十多天鸽子的月伊终于想起了被没有更文支配的恐惧——

我今天晚上一定更……的吧。


给樱梦同学的生贺

@樱梦 我终于摁住我想要发刀的手,写了篇生贺——快夸我!!!


——————————————————


  “晴天娃娃,晴天娃娃,但愿明天是个好天气。如果是这样,就给你个金铃铛。”

   “晴天娃娃,晴天娃娃,但愿明天是个好天气。如果是这样,就给你美味的酒。”

   “晴天娃娃,晴天娃娃,但愿明天是个好天气。如果不这样,就把你的头割下。”


      所以啊,苍天,求你可怜可怜我们,不要再降雨了,好吗……


     听那些浸在墨汁里的方方正正的家伙说,我们是诞生于血腥之中的存在——秦时军队用白布包裹了敌人的头颅,于是就有了我们的祖先。

     后来人们嫌弃我们的祖先太麻烦,于是就有了我们现在这种白色布偶的样子。是不是很可爱?

     可样子可爱有什么用呢?讨不得那时人类的怜悯。

     我们渐渐被用于祭祀。

     祭祀就可以得到供奉?真是太天真了。

    “卷袖搴裳手持帚,挂向阴空便摇手。”呵,真是说的比唱的都好听。但实际上呢?

     实际上……“扫晴娘,扫晴娘,三天扫晴啦,给你穿花衣裳”,起到作用就随意打发了我们;“三天扫不晴,扎你的光脊梁”若是没有发挥作用,便用歹毒的办法来对待我们!

      哦,我差点忘了,我们在那时候的人类眼里,只是工具而已。


      不过,放心,我并没有责怪你们人类的意思。

      毕竟时过境迁,人们早已忘却了我们的身份,将     我们试作萌物、当作宝贝,无比珍视了。

     而且, 最近,我的族人里,有一个甚得人类的……怎么说呢……宠爱?

      它从不发挥自己的作为晴天娃娃该有的作用,反而向来那个人类一有什么大型活动必下雨的那种……喂!醒醒!你不是祈雨娃娃!

      结果你猜怎么着?这家伙居然跟我说什么它的主人已经是耀眼的太阳了,干嘛还要天空中的太阳?

      ?????你的这波骚操作还有理了?!

      于是被它的理由震惊到的我决定亲自去看看……行吧,那人的确像太阳……但这不是你像个祈雨娃娃的理由!

       给我好好当你的晴天娃娃啊喂!!!


【勤迟】命运(8)

我到底为什么要为难自己,明明没有驾照……

今天大概只能私信了,链接疯狂被吞,需要的同志们留个评论或者私信,明天我试试文字链接。

看了我的大学的作息表以后``````我在想我要不然砍大纲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