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伊

懒,但坚持爱拢龙。
拢龙的观众→巍巍毒唯→巍生素毒唯→zyl48是墙头

【罗勤耕×迟瑞】【ABO】命运(3)

    迟瑞呼吸越发的急促,脑子里只有“为什么”“为什么是你”的质问。

    但没有人能回答他。

    最初,迟瑞是崇拜罗勤耕的。

罗勤耕以一个O的身份,在道上活了那么多年,腥风血雨在他眼中不过等闲。迟瑞以为,罗勤耕就是他向往的存在,他在向迟瑞证明着——

    一个O,同样能活得潇洒恣意!

    一个O,不必用生育证明自己活着的意义!

    一个O,可以不用臣服于别人所谓的命运!

    

 
 

  

    可当迟瑞得知罗勤耕想要嫁入迟府的时候,他觉得他的世界崩塌了。

    天塌了,惊心动魄,却不美。

    他追崇多年的人,他追崇的对抗命运的榜样,最后竟然选择臣服于命运!

    可笑吗?迟瑞笑不出来。

    

 

 
 

   他疯了一样地阻止这场婚事,而迟老太太也一反常态地坚持,丝毫不念自己孙子的意愿。

    原来如此,呵,原来如此啊——人家本就是个A,是你自己自作多情,自以为有人与你一起对抗命运,自以为、自以为、自以为——自己不是孤独的。

    可笑啊,呵,可笑。


 
 

    罗勤耕赶到的时候,迟瑞已经打了很长时间的枪了,那子弹壳都快可以堆座小山了。

    罗勤耕无奈地叹了口气,戴上耳罩,拿起枪,朝靶子开了一枪。

    那枪实在太歪了,迟瑞清楚,即便自己不理智到极致,也是打不出那么歪的一枪的。

    他知道,罗勤耕来了。

    他知道该怎么样收敛情绪,但他不知道该如何收回那些他刚刚情绪外露而造成的模样。

所以,当罗勤耕靠近的时候,猝不及防就将迟瑞红着眼的样子收入眼底。

    迟瑞此时眼眶被晕满了红色,泪水尚还在打转,在光线下折射出一点点晶莹的光芒,衬得迟瑞的眼睛如同诱人的禁果,让人忍不住想要去采撷。

    罗勤耕心里清楚,这果子,采不得。

    想着正好占着天时地利人和,便哄哄这只红了眼的兔子吧。

    于是罗勤耕又朝着靶子开了一枪,虽然比刚才已是好多了,可终究是没有中了靶心。

    迟瑞既在气头上,这一下就被挑起了胜负欲——所有人都说O不如A,我今天,偏就要证明,他们是错的!

    果然,迟瑞枪枪正中靶心,而罗勤耕虽然也有正中靶心的,但明显数量不如迟瑞。

    呵,果然,所谓“血雨里来去自如的二当家”不过就是个吹出来的名号罢了。果然那些所谓的O不如A的话语,不过是他们想让我臣服于命运的说辞罢了!

    迟瑞终于放下了枪,也不理罗勤耕,转身便走了出去。

    

 
 

    而此时,罗勤耕在迟瑞走后,举手射了一枪,快,看上去有点随意,却正中靶心。

    罗勤耕有些“上头”了,本想再射几枪。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似的,缓缓放下了他的手臂。

    眼眸垂了下来,逆天的睫毛像蝴蝶的羽翼一般遮住了罗勤耕的眼神,指腹在枪的手柄上摩挲,让人看不真切他在想什么。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后,罗勤耕轻轻地把手中的枪放在桌子上。

    罗勤耕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该习惯的,罗勤耕,你该习惯的,二十多年都这么过来了 该习惯了——可为什么——为什么心里会萌生出那么一点点的——不甘呢?

    

    

    

    ——————————

我为我抒情太多感到愧疚……半天入不了正题……

_(:3」∠❀)_

    

    

 

评论(15)

热度(43)